巴菲特基本工资有害论对或错?华盛顿州经验可借镜

2020-07-08 浏览量: 832

巴菲特基本工资有害论对或错?华盛顿州经验可借镜

巴菲特过去就对调高基本工资的效益抱持怀疑,最近又老调重弹,表示调高基本工资只会造成边缘失业,要帮助穷人,所得税抵减是更好的办法,到底巴菲特的主张是对是错?美国最积极调高基本工资的华盛顿州经验,或许可供借镜。

华盛顿州自 1990 年代起就是全美国最积极提高基本工资的州之一,过去 15 年来,华盛顿州拥有美国最高基本工资,华盛顿州参议员佩蒂‧穆瑞(Patty Murray)对此引以为傲,并表示华盛顿州的工作成长速率超越全美平均,而贫穷率则低于全国平均。

华盛顿州的高基本工资政策,始于 1998 年,华盛顿州进行 688 号提案公投(Initiative 688),即华盛顿州基本工资提案公投,公投内容是:「州的基本工资,是否在 1999 年调升为每小时 4.9 美元到 5.7 美元,到 2000 年调升为每小时 6.5 美元,之后每年依通货膨胀调高?」公投的结果,有 66.1% 选民投下同意票,通过此案,此后华盛顿州的最低工资年年依通货膨胀调整,至 2014 年为每小时 9.47 美元,为美国基本工资最高的一州,相较之下,最低的怀俄明州每小时基本工资仅 5.15 美元,虽然华盛顿州的贫穷率的确低于美国平均,但是,在 1998 年基本工资提案通过以前,华盛顿州原本贫穷率就低于美国平均,1998 年以前的 15 年内,华盛顿州贫穷率为 10.7%,同时期美国全国平均为 13.8%,1998 年基本工资提案通过后的 15 年内,华盛顿州的贫穷率为 10.9%,同时期美国全国平均为 13.1%。也就是说,提高基本工资以后,在全美贫穷率比 1998 年以前微幅下降的同时,华盛顿州的贫穷率比起 1998 年以前却反而微幅上升。

也就是说,佩蒂‧穆瑞参议员的论点,在贫穷率的部分,其实是站不住脚的。

低于基本工资的工作消失了

更深入探讨会发现,华盛顿州基本工资提高以前,一个拿基本工资的劳工,必须全无家累,才能生活在贫穷线以上,基本工资调高之后,一个拿基本工资的劳工,可以养两个小孩、能生活在贫穷线以上,直觉看来,贫穷率应该会大幅下降才对,但是华盛顿州的贫穷率却反而是微增。这个乍看矛盾的现象,发生的原因,正如巴菲特所说:提高基本工资的结果是使边缘劳工失业。

基本工资提高的结果,不是让工资提高,而是使得低于基本工资的工作消失,例如自 1998 年到 2014 年,在华盛顿州最血汗的饭店旅馆与餐饮业就业机会减少 5.7%,而没有经验的社会新鲜人找工作也遇到显着困难,1998 年以后,华盛顿州青年失业率明显高于美国平均,最高甚至达到惊人的 34%。工作价值低于基本工资者,因为找不到工作,变得更穷了,当然贫穷率不会下降。

但是佩蒂‧穆瑞参议员指出的另一项事实却是货真价实,那就是,华盛顿州的工作机会成长的确高于美国全国,自 1998 年到 2014 年,华盛顿州佔美国人口比率增长仅 5.7%,但工作数比率则增加 6.3%,如果提高基本工资的效果是消灭了边缘工作,那总工作数量佔全国比率应该减少才对?巴菲特与许多经济学者的消灭边缘工作论点,和这结果是否有所冲突?

这个疑问也是太过「直觉」,没有考虑到市场的运作机制。消灭边缘工作也消灭了边缘企业,附加价值低到只能聘请边缘劳工、基本工资一调高就只能倒闭的边缘企业,通常在市场上也都是只能低价抢市的价格破坏者,没有这些价格破坏者捣乱,其他企业就能享有更高的市佔、毛利与成长,这些企业倒闭,也会释出店面、厂址以及管理阶级人才等资源,有助于其他企业发展,也就可以聘用更多员工,简单的说,就是所谓「腾笼换鸟」效应。

华盛顿州不只总工作机会提升,家庭收入也的确上升了,华盛顿州家庭中位数收入,从 2000 年到 2014 年成长 15.64 %,相较之下,美国全国家庭中位数收入则仅成长 9.21%,可说华盛顿州的家庭收入成长的确高于美国全国。这点也很容易以市场原理解释,除了腾笼换鸟效应以外,劳工的供需也是一个因素,例如,当年轻新鲜人无法以「低价抢市」累积工作经验,有经验的劳工长期来说供给下降,既有的劳工自然越显珍贵,就更有筹码要求更好的薪资待遇。

提高基本工资是劳方与劳方的斗争

因此,以华盛顿州的经验,提高基本工资的确让工作机会增加高于美国全国,收入提升也高于美国全国,但是,这是以牺牲最穷困、最弱势的劳工为代价换来的,透过把边缘劳工扫出就业市场,既有的劳工与高附加价值企业巩固了市场地位,迎来就业增加、薪水提升的美景,生活改善欣欣向荣,但同时边缘劳工求职无门,又不能降价以求,年轻人无法进入职场,失业率最高达到 34%。

所以,到头来,提高基本工资,并非是一场资方与劳方的斗争,而是劳方与劳方的斗争,强势劳工透过消灭弱势劳工保障了自己更好的生活;同时也是资方与资方的斗争,强势资方透过消灭弱势资方,消灭价格破坏者,保障了市场与发展。

到头来,佩蒂‧穆瑞参议员的主张有部分是正确的,那就是提高基本工资确实能促进劳工福祉与经济成长,但巴菲特的主张也是正确的,那就是这是以彻底牺牲最弱势族群为代价换得的成果。

提高基本工资的总效果,促进的其实是强势劳工的福利,非但没有帮助弱势劳工,反而把他们打入万劫不复深渊,看似出自社会主义的主张,却得到最违反社会主义的结果,于是我们又面临了一个老问题:当牺牲少数弱势,可以促进大多数人的福祉时,该如何选择呢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